新闻是有分量的

高考志愿:如何看待新传专业

2018-08-20 11:25栏目:传媒
TAG:

  一年一度的高考已毕,时下正是各地考生琢磨高考志愿的时候。新闻传播学(圈内简称新传,以下均用此缩写)是一门供给量极大的“显学”,几乎是个学校就有新传专业(学院名字倒是五花八门,各种都有),故而有必要和大家聊聊这个专业值得不值得读一下。

  这句话学术圈是有所流传的,大致的意思就是:新闻没什么学术,传播不是一个学科。某种程度上,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。新闻是一门实操性极强的专业,理论色彩的确略微淡薄一些。而传播呢,则覆盖面极广,从人际传播到组织(群体)传播到大众传播,牵涉到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。甚至还有人提出过“人内传播”(也就是自己和自己对话),这简直就是“心理学”的范畴。无怪乎有一句话叫做“人类无法不传播”。在这样极广的覆盖面下,学科缺少边界,几乎没有传播学不可以研究的东西,自然会被诟病为“传播非学”。

  但这都是非常学术化的讨论,除非你将来本科毕业还想一路深造一直念到博士,这个问题其实不用太关切。我个人一向的观点是,大学本科教育早就脱下了“精英主义”的色彩,现在是“公民教育”。既然是公民教育,实操技能培养是重中之重。说的不好听一点,大学本科,无论你读985还是211,说白了都是高等技校高等职校(带有一些素养性质的基础课程),只不过大学要面子,不肯把这话说实了罢了。

  新闻传播这两个专业,大致的理解是,新闻培养的是将来要在媒体里干活的人——最常见的就是记者编辑。传播培养的是将来要和媒体打交道的人——最常见的就是广告公关。也就是说,新闻传播学其实就是媒体专业,而媒体,在当今这个信息世界,是极其繁荣的。

  从填报高考志愿,到正式踏入生活工作赚钱,其中还有那么几年的时间。一个很常见的情况是,填报志愿时,这个行当是大热门,没料到毕业的时候,它已经不再是大热门了。所以填报高考志愿,要把目光放得远一点,要考虑几年以后的事。

  在我看来,媒体行当,现下就是热门行当,几年之后更是热门行当。原因有这么三条:

  其一,媒体是刚需。人们如果没有媒体,视野只有几百米。信息获取始终是人类的基本需求。这是一个行当能否持续下去的重要前提。难以想象,未来人类会不需要媒体。而且,这种刚需是有商业价值的,是能折腾出银子来的。

  其二,媒体正处在新老交替的关键时刻,或者说,正出于大转型之中。传统媒体(报刊杂志电视广播等)面临极其痛苦的现在,互联网新媒体正在咄咄逼人地抢夺前辈们的市场。这种“乱局”会带来各种各样的机会。一个行当如果规则已定,大家按部就班,看似稳妥安全,其实机会也同样少得可怜。

  其三,具体到中国,媒体行业会出现制度红利。中国的商业,大趋势上讲就是“人口红利”和“制度红利”——前者与需求有关,后者与供给有关。改革开放三十多年,一来是中国人口基数很大,总需求就是很大,二来就是早年一些僵硬的体制放开,一下子在供给这一头爆发出活力。

  整个互联网的前二十年快速发展,和人口红利有着莫大的关联。不过,随着中国人口增长放缓,互联网人口也增长放缓,人口红利慢慢作用相对弱化。就媒体行当而言,制度红利已经有所苗头,比如中央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用文字肯定了“制作和播出分离,制作和出版分离”的做法。过去的游戏规则变了之后,新的游戏规则会淘汰一些老玩家,催生出新玩家,而且发展速度会极其惊人。

  故而,媒体行当,是一个很有机遇的行当。上面这些话,我在游说一个投资人多多注意媒体时用过,现在对诸位莘莘学子也适用。因为本质是一样的,投资人赌的是未来,诸位博的,也是未来。

  虽然媒体业未来很好,但不得不遗憾的说一句,今天的高校新闻传播学已经老化,大量的课程急需更新。但同样很现实的问题是,媒体业的剧烈动荡,使得系统化授课成为一个难题。文明社会从来是实践在先,理论总结在后。实践都没有实践出什么特别可以抽象化的东西,理论知识就一定会很苍白,会很飘在空中。

  可以这么说,今天中国高校极少能够在新传专业上培养出适合市场的人才来——这话有些得罪人,但这是实话。媒体业的转型,慢慢波及到高校学院派的转型,但后者其实更难。故而,但凡想未来从事媒体行业的学子们,自己努力恐怕是最主要的,至于高校的教师们,能带个路就已经很不错了,不要指望太高。

  媒体业的核心会是金融,也就是投资并购——最最基本的,你得学会看财报。学了这个,从事新闻的,在做新闻圈里最热门的财经新闻,会有金融底子,不至于写出很闹笑话很外行的文章来。如果要从事媒体运作,没两下投资并购知识的铺垫基础,做不到高位。新媒体基本上是靠风险投资养大的,传统媒体今天也有很多的投资并购。金融这块强的人,未来是媒体的金字塔顶上的一批人。

  第二等人才是技术及产品人员。考虑到学新传的很多属于文科生考上来,学一门编程语言有些不切实际(如果能学,最好不过),但掌握技术思维是很重要的。另外就是要学习互联网产品经理的有关知识。传统媒体鼎盛的时代,是不讲这个的,但互联网里,产品经理一职,本身就是极其热门的职业。

  经营非常重要,这是媒体影响力变现的关键环节。要去学广告公关,这个倒是新传专业本身的强项,虽然知识有些老化,基础理论依然适用。比如说互联网上极热的一个词“粉丝经济”,和传统公关里的品牌管理,有着莫大的关联。将来从事媒体行业,学会如何推广自己媒体的产品变成一个有用的技能。传统媒体过去是不太讲这个的,但在注意力经济的当下,在众声喧哗中脱颖而出,是很多公司很看重的技能。经营这块内容里,社会化营销是一门全新的课程,但教师(包括我自己)其实都一知半解,学生要懂得自行去补充其他东西。

  内容,媒体行当最终还是得有内容,我承认这个很重要,是本。练习点写作技巧,学点访谈技能,自然是有用的。新传一脉,这个教了很多年,基本可以信赖。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,内容人员的物质回报,在这四块中,可能是最低的。比较适合极有理想主义情结的学子,或者,入行时的第一份工作,以后慢慢转就是。

  高校新传专业的很多课程,听上去特别高大上,但教师们其实都是现学现卖,中国高校设置博士门槛之后,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后果:博士们离实践很远,如果所在行当变化不大,倒没什么问题。如果变化很大,博士们就很难将最新的东西教授给学生。他们有抽象化系统化的能力,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动荡中的实践不足,使得面向大学本科这种技能化教育,与现实脱节。

  真正有实务经验的人,摸爬滚打数年,让ta去弄个博士学位,也未免太过高要求。于是,这里出现了一个gap:有实务经验的人和有理论功底的人,几乎生活在两个世界。是的,圈内会有高峰论坛会议之类,是会碰到一起,但也就是碰到一起了。饭局上扯两句淡,对真正意义上的互通有无,帮助极少。

  现实就是这么回事,学生不要抱怨现实——除非你立志成为教育部长来改变这种现实,要懂得如何在这种现实中自行学习。都大学生了,自学能力还是要培养的。有这种能力,一辈子都会受益。

  要看书——这比在网上看点文章重要。书有两种,其一教材,其二专著。不要觉得教材面目可憎,这是打基础的。教材以翻译本为优,清华人大新华复旦都出过成系列的教材,去弄来看。教材底子打得好,才可以去看专著。专著都是个人立场的东西,学者自身会尽力平衡,但总是要有个人观点。没有教材底子的人,看专著有可能会被带到沟里去。

  要懂得利用互联网资源,倒不是我在腾讯《大家》上写文章就要帮腾讯做广告,但腾讯大学实在是很好的教学资源,都是实战派人士讲授的视频,每个视频也不长,15-30分钟。聆听实战派现身说法,在剧烈变化的今天,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要去旁听其他院系课程,比如我提到金融,这种课程,新传学院很少开,即使开,也就是泛泛之谈,一门课而已。高校里课程都是开放的(面向本校学生),善用这部分资源。

  要实践,去实习,去江湖上摸爬滚打。我一直很痛恨上海交通大学把自己的这个学院扔在偏远地带,非常不利于学生去接触社会(去实习地铁进市中心单趟就要2个小时)。新传说到底是一门社会学科,不接触社会,躲在偏僻之处高谈阔论有什么意义?这方面,同为985高校的复旦北大之类就比较好,都在闹市区。填志愿时,这点是个很重要的因素。不要小看这个问题,要知道你未来1-2年的实习,天天让你2个小时地铁,什么感受?同等条件下,尽可能选择位置在比较热闹的市中心地带。有些大学整体在郊区,但部分学院却在老校区,可以打听一下。

  我前面唠唠叨叨说了一堆应该学习的内容,金融技术都不是新传专业本身的强项,经营这块又似乎有些老化——管理学院可能更好一些。至于内容,国内还有中文系这样的专业,那是成天操练文字的地方。新传专业,究竟有无意义?如果我要从事媒体行业,可以从其他专业切入吗?

  答案当然是可以的。专业不对口还能干得风生水起的人都多了去,更何况上述这种情况。但新传专业依然有其意义。我的看法供大家参考。

  有句俗语叫“万变不离其宗”,也就是说怎么变来变去,有些根本上的东西不会变。媒体这个行当的基本盘其实是“注意力”,商业化它,就是“注意力经济”。对这个部分的研究,可能是新传专业最深入的。

  我前面其实已经提到:教材这个东西非常重要,它基本上就是一个底子。教材的“可操作性使用”是很差的,你不可能把教材当工作手册,但教材能让人的视野变得很广——这也是自学成才和受过系统化训练的人的区别。

  举一个例子,有一本很薄的教材,叫《理解媒介经济学》,基本上覆盖到了媒体商业化最根源的本质。这种教材的学习和指导,也只有新传专业才会去做。虽然我前面看似说了几句博士们脱离实践,但在这种“底层教学”上,博士们是非常有两把刷子的。

  再比如说,新传专业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“议程设置”——这个理论在其他专业里很少会触及,也是传播学所谓四大理论之首。这个理论究竟怎么回事我就不展开了,但我可以说的是,充分理解这个理论,就可以理解整个媒体转型的根本:传统媒体在丢失议程设置的能力,所谓网络新贵们,抢的其实这个。这个理论还可以解释互联网门户、搜索、社交三大杀手级应用是怎么变迁的。

  新传专业还会教授一些诸如媒介素养、媒介伦理、媒介法律之类的课程,看似离实务很远,但在工作中冷不丁就会碰到——比如近日今日头条与诸多媒体之争,就和媒介法律有关。

  从事媒体行当,最系统化训练的,就是新传专业了。教授博士们能给你不错的“道”,当然,“术”这一块,个人修行为主。

  虽然所谓传统媒体王小二过年的消息不断传出,但浑水才可以摸鱼,行业越有变化,这个行业就越有意思,加之媒体是刚需,这种“越有意思”就是越有前途。这是个好行当,但学什么,如何学,却需要仔细考虑。本文仅作参考,供诸位学子及学子父母们在填报志愿时思考所用。

  最后,我表示欢迎学子们进入新闻传播学专业学习,虽然说了几句上交大的坏话,但这个学院除了位置差点,其它还是不错的,加之交大以理工科立校,更有上海滩现在极其热门的“高等金融学院”,进入本校学习,还是可以利用其它学院资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