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神武抒情叙事散文精选 玩家翻写《背影

2018-08-17 10:16栏目:精选

  那年夏天,梦幻火了,老许的工作却没有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。我从北京到武汉,打算跟着老许创业回家。到武汉见着老许,看见满屋喝过的酒瓶,又想起三石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老许说:事已至此,不必难过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!

  回家坐的卧铺,老许还亏了空;又取钱还了欠债。这些日子,家中场景很是惨淡,一半为了工作,一半为了以后发展。打算完毕,老许要到广州打工,我也要去海南打工,我们便同行。

  到东莞时,有朋友约去找j,勾留了一日;第二天上午便要挤公交到车站,下午坐车南下。老许因为没起,本已说定不送我,叫本地的一个打工的表哥陪我同去。他再三叮嘱表哥,甚是仔细。但他终于不放心,怕表哥不妥帖;就墨迹了一会。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,海南已来往过两三次,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。他墨迹了一会,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。我再三劝他不必去;他只说:不要紧,我还有个网友在车站附近!

  我们下了车,进了车站。我买票,忙着照看行李。黑车太多,得一遍一遍跟他们说不坐才行。他又忙着和他们讲不要。我那时真的聪明过分,总觉得他说话不大漂亮,非得自己插嘴不可,但我终于买到了车票,就送我上车。他给我检定了靠车门得一张一个,我将他刚买的黄杂志铺好座位。他叮嘱我路上大胆,看见妹子要搭讪,不要害怕。又嘱咐我那边的亲戚好好照应我。我心里暗笑他的迂,他们只认的钱,亲戚也是白搭!而且像我这样大年纪的人,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?我现在想想,我那时候真是太聪明了。

  我说道:老许你走吧。他往车外看了看,说:我买几盒伟哥去。你先在这等着,不要走动。我看那边出口的角落里有个夫妻保健开着门。走到那边出口,须穿过大厅,须上个台阶有点高。老许是一个胖子,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。我本来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让他去。我看着他好几天没洗得头发,身着adidasiT恤,李宁裤子,耐克鞋,一颤一颤走出大厅,慢慢探身上去,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大厅,要爬上那边台阶,就不容易了。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。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提个黑色袋子往回走了。下台阶时,他先把袋子往怀里紧紧,自己慢慢爬下,再摸摸袋子。走到这边时,我赶紧去接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里边一个小袋子放我的行李箱里,于是擦擦脸上的汗,心里很轻松似的。过了一会说:我走了,袋子里给你捎了两盒套套!我望着它走出去。他走了几步,回头看看我,说:在那边注意点,别得病了。等他的背影混入人来人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。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欲望又来了

  近几年来,老许和我都是忙着事业,外边都有了自己的事业。他少年当过网管,受苦不少,当过某幻策划。哪知后来被小白代替了!他自己创业,自然十分辛苦。你不要我,我要自己创业。所以他心里变得有点阴暗。他跟我关系慢慢淡了。听最近几年不见,他在广州开了个某益游戏公司,挣了点小钱,混得不错。我去广州的时候,他给我打个电话,里面说:我现在有钱了,想起那时候的时光就怀念,什么时候找我来,咱还去东莞后街,你懂得。我听到这话,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他那肥胖的,身着adidasiT恤,李宁裤子,耐克鞋的背影。